琉葉一枝花

隨筆小片段

看似个性温和的胜生先生有着比谁都还难搞的别扭脾气,钻起牛角尖哪怕是维克托把他搂起来安慰都不能稍稍舒缓一些。
“所以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煎蛋焦掉了吗,勇利?”
望着盘子里无论是形状或颜色都显得很不妙的漆黑物体,维克托顿时感觉自己的发际线似乎上移了那么一些些。
“......”
依旧闹着别扭的胜生先生顺着维克托带点调笑意味的声音抬起头,在对上那双充满温情的海蓝色双眼之后又迅速地低下头去。
......怎么可能告诉你是因为想着要加什么调味料太出神就忘记自己的火还开着啊,笨蛋维克托。
而在一旁闻到奇怪味道而跑来关心两位主人的马卡钦,发现并不是自己所想像的世界危机之后,颠颠的咬起被丢在角落的小玩偶回窝里睡觉去了。
今天圣彼得堡的天气也难得的很好呢。
/
總是不知道要寫什麼呢⋯⋯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