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葉一枝花

隨筆段子......大概是

不知为何我还是没有收尾
收尾好难,写文好难。
有时间可能会补个结尾.......吧(ntm
/
“维克托,你再继续搞这种事我就三天不跟你说话。”
忍了很久已经濒临极限的胜生先生用手指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镜面上的一片雾白使得维克托看不清他现在的表情。
“怎么了吗勇利,我只是想跟你说,今天早餐的培根真的很好吃呢。”
一脸无辜的俄罗斯教练在说着话的同时,又切了一片培根配着烤马铃薯塞进嘴里。
*
事情起于三十分钟前,散发着食物香气的早餐桌。
今天是他们俩难得的休息日。
经过昨晚的激烈运动后,维克托会贴心的早一些爬起来做早餐,放任他熟睡的爱人继续多赖床一会儿。
虽然休息日象征着他们终于能有一段时间好好的吃顿早餐,但因为休赛期的缘故,过得比平常更舒心的勇利竟然多出了一小堆柔软的肚子。
站在爱人的立场,维克托觉得那一小坨肉实在太可爱,完全满足他时不时想掐一把的欲望。
就好像在捏什么疗愈的玩具一样呢,维克托一边想着一边将蛋打入锅中搅散,手甚至在恍神中放开锅铲,凭空抓了几下。
可是站在教练的立场,自家选手身上的每一吋肌肤都不能有赘肉啊!
“......果然还是不能松懈,必须要给小猪饮食控制呢。”
维克托的脑袋被想像中勇利肚子上的小肉肉弹跳的画面给震出一个激灵,赶紧握好自己刚刚不小心放手的锅铲。
他将起锅的柔软炒蛋与香脆的培根放进自己的盘子,默默的转身替勇利准备清淡的沙拉。

“唔......早安,维克托......好香啊,今天早餐吃什么?”
终于舍得离开被窝的勇利走进了厨房,身上披着随手捡来的睡袍。他还没有完全睡醒的爱人像是一只超大型的泰迪般的往他身上挂,不仅蹭着维克托的脖子嗅还顺手从他的盘子里偷了块炒蛋吃。
“小猪先生不能吃噢,最近是不是长胖了点?”
维克托边切生菜边说着,感受着背后温暖的重量,他转头在对方的鼻子上偷了个吻。
“哪有胖......好啦只有一点点,真的一点点而已!很快就可以减下来了啦!”
勇利把头靠在维克托的肩膀上埋怨了一句。
“......反正胖了维克托就会用这个当借口一直叫我晚上要跟你做......ㄞ......”
越讲越害羞,他把决定头埋进维克托背后的衣服里。
“哇喔,勇利真的是很会诱惑人呢!不如我们现在就多努力一下?”
“别闹了我要吃早餐啦!!!!”
他的脸皮厚度向来不如维克托,还是吃早餐实际的多。
“好好好,王子殿下,我们吃饭吧~”
准备好两人份的餐具,勇利跟维克托对着彼此说了句“我要开动了”后,终于正式的开启了他们的休赛日常。
/
“说起来,尤里奥最近好像不那么暴躁了?”
勇利努力的不去看爱人盘子里满满的丰盛食物,试着想找点分散自己对食物的注意力。
“恋爱了吧。”
维克托随口答了一句,然后往自己的炒蛋上挤了一整坨番茄酱。
“欸,真的吗?难怪米拉现在一提到奥塔他就大暴走。”
“你刚刚才说他最近比较不暴躁噢。”
“......起码我觉得他比较不针对我了?”
“尤里奥本来就是口是心非的好孩子啊~”
“所以维克托你才一直欺负他不是吗。”
“怎么会呢,那是我对尤里奥爱的表现爱哦?别说这个了,勇利你看,这个培根看起来很好吃吧?来,啊~~~”
维克托自顾自的插起一块培根送到他嘴边。
“......我说维克托,你根本就没在听吧!而且你明明就叫我要节食的......”
实在忍不住罪恶的诱惑,他还是默默地张开嘴准备吃下。
“嗯!真的很好吃呢!”
下一秒,维克托手中的叉子转了个方向,稳稳的送进了自己的嘴巴,留下勇利有点尴尬的脸。
“勇利怎么这副奇怪的表情呢?沙拉再不快点吃就要不好吃了哦~”
“你再整我的话我就要生气了!”
但只可惜他亲爱的教练向来在惹怒他这件事上很有心得,“不长记性”几乎是勇利现在想直接拍在他额头上的标签,第一次还觉得好气又好笑,第二次有点无奈,但第三次之后就是烦人了。
明知道自己一点也不喜欢吃淡而无味的沙拉还这么刺激他,不摆明了就是欠揍吗!
无视于勇利正在酝酿的微妙愤怒,维克托只觉得自己的爱人就算是鼓起脸颊生气也显得好可爱,到底为什么可以这么可爱啊?
沉浸在对勇利的盲目喜爱中不可自拔的维克托完全忽视了勇利的最后通牒,继续不怕死的捉弄他。
“马卡钦也觉得我做的早餐看起来很好吃对吗~?可惜你跟勇利都不能吃噢。”
愉快的把最后一口早餐送进嘴里再喝掉微温的拿铁,吃饱喝足的维克托终于有机会盯着勇利瞧。
“我吃饱......勇利你怎么啦?”
“我带马卡钦去散步。还有我今天都不要跟维克托说话。”
勇利砰的一声放下叉子,冷着脸把蹦蹦跳跳冲进来的马卡钦带了出去。
迅速换好衣服,他头也不回的出门了。
“维克托这个大笨蛋!到底为什么要一直刺激我!这样很好玩吗——!”
回头确认自己已经来到了离家足够远的地方,他终于憋不住的用力喊了出来。
“明明就也没有很胖,还不是维克托养出来的......虽然我自己没注意也有错但他也不用这样闹着我玩啊,又不是不知道我本来就会介意这种事......”
像是察觉到他的郁闷,马卡钦用湿漉漉的鼻子顶了顶他的手。
“这是在安慰我吗?抱歉让你担心了呢,我没事的啦。不过维克托真的是很过分对不对?”
“汪!”
“你也觉得他很过分吗?不然我们今天就抛下维克托自己去玩好了。”
听到了关键字,马卡钦便开开心心的带着勇利往前跑。
“马卡钦你跑太快了等等——!别跑这么快啊!”
等勇利好不容易追上马卡钦所在的地方,他才发现自己来到了平常没来过的角落。
“好漂亮......原来圣彼得堡也有这么漂亮的樱花啊。”
虽然已经来到了五月初,但由于纬度的关系,樱花开得比日本还晚上许多。也许花海没办法与家乡的风景相比,不过能在俄罗斯看到这样的一片粉色飞雪却是他意料之外的事。
“谢谢你带我来这边,马卡钦。”
勇利望着对他不断哈气的毛绒大狗,忍不住蹲下来抱紧牠的脖子。
“汪!”
马卡钦对着他摇摇尾巴。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