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葉一枝花

三题故事

今日的三题:
五色鸟的鸣声
树的剪影
春天的茧
(但愿我并没有太放飞自我
/
*大概是微妙的双向暗恋但没有在交往
*为什么我又这样对自己......
/
四月的长谷津像是抱紧了整个春季的色彩。
不同于随着维克托第一年到来降下的四月雪,今年的春天充满着日光、过于明灿的色彩、花草芬馥的气味还有海风的淡淡咸味。
“唔啊⋯⋯好热。”
勇利沿着习惯的靠海道路往冰堡跑去,中途为了抹去沾在眼镜上而让视线显得有些模糊的汗水,他稍微停下来并浅浅抱怨了一句。
在他的印象中,过往的四月长谷津并不像现在这么热,彷佛夏天的精灵恶作剧跟春神换了班,却没有告诉他那并不是一场愚人节玩笑。
也许是因为勇利花费的时间比平常还久一些,维克托反常的骑着脚踏车来找他。
从几十米外勇利就能听到他迷人的声音。
“勇利——才早上就想偷懒是不行的喔!”
他的教练边喊着边骑到他的身边。
“没有偷懒啦⋯⋯”
“那你今天怎么花这么长时间还没到冰堡?”
“刚刚停下来擦眼镜,就想到了一些事⋯⋯”
勇利接过维克托递给他的毛巾和水,想了想还是告诉他原因。
“其实维克托来的那年之前,有很长一阵子我都没有听过五色鸟的声音了呢。”
“五色鸟?那是什么?”
维克托长年住在东欧,并没有见过这种仅分布在亚热带的生物。
“是一种颜色很灿烂、身上有鲜艳色彩的鸟喔,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之前我跟着CiaoCiao去底特律的时候也不曾见到过,刚刚跑步的时候听着听着就不自觉的停下来了。”
“有机会的话,勇利再带我去看看吧。能够更了解勇利的话都是好事~不过这还是不能改变你花了太久还没到冰堡的事实,我们来追加体训!”
“欸——!居然要追加吗!!!”
“我这个教练可是很贵的哦。”
“这完全不是贵的范围吧!”
维克托看着勇利卷起来的眉毛顿时觉得,啊好可爱。虽然这样很坏,但假教练之名偷偷欺负一下学生也是他少数的娱乐之一。
“那......我可以决定体训地点吗?”
最终还是没有反驳维克托的要求,但勇利额外提出了一个请求。
*
“呼......呼......”
“节拍不要乱掉,继续!”
勇利边在心里数着拍边往石梯上跑。
澄净的日光像水,从树梢间滑落画出一个个剪影,描绘着叶子随风摇曳的模样。
“咕噜——咕噜噜——”
伴着勇利的脚步与维克托的声音一起在林间响起的,还有特殊的鸟鸣声。
“好,到这里可以休息一下。”
看着手上的计时器并按下暂停,维克托往四周顾盼一番后找了张长椅坐下。
“来,勇利不喘了之后坐这边。”
“嗯。”
“咕噜——咕噜噜噜噜————”
唯一没有跟着他们的动作一起停下来的,是不间断的鸟叫。
“嗯?这是什么声音?真特别。”
“啊......这就是五色鸟的声音喔。”
“真的吗?勇利,带我去看嘛——”
初次听见这种鸟的啼声,让维克托兴奋不已。
啊,维克托有时候真的很像小孩子。勇利一边寻找五色鸟的行踪边想着。
“勇利,是那个吗?”
维克托突然往他的方向靠近,小小声的指着某一个方向。
勇利微微眯起眼睛,在维克托所指的方向尽头捕捉到一抹颜色鲜艳的身影。
翠绿的身体,火红的下巴,鹅黄色的柔软羽毛间夹杂着和维克托眼睛一般的澄澈蓝色——
没错,那就是他找了好久的东西!
他已经好久都没看到的,但也想让维克托看看的东西。
“嗯,就是那个!”
原本只是想碰碰运气的勇利也很惊喜。毕竟五色鸟的体型原本就很娇小,再加上牠们向来喜欢停在树梢,平常要看到其实也并不如想像中容易。
“真的就像勇利形容的一样很漂亮呢。”
维克托笑起来的时候,勇利总是有种他身边的风景也一起被点亮的错觉。
他突然想起泰戈尔的《1996》
“我能否传寄给浸润在我深深爱意中的你,
这个春晨愉悦的轻触、
花朵的芬芳、
鸟儿的歌唱、
今天那片色彩鲜明的光华?”
“能够让维克托看到真的是太好了。”
“是呢,感觉勇利这个追加的体训做得很值得喔。”
“啊......这就别提了......”
“对了,勇利知道吗?欧洲有个叫做《青鸟》的童话,传说中看到青鸟的人就会获得幸福喔。”
维克托转过身来对着勇利微笑。
“可是我现在有维克托就已经很幸福了。”
他觉得自己的耳朵在维克托温柔的注视下不争气的红了。
“也许日本的青鸟,长得就像这样也说不定喔。”
维克托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才又把目光转向树上振翅的鸟儿。
“......也许吧。”
终于避开维克托对他来说有点太害羞的目光,勇利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回答。
“走吧,去冰堡啰!”
他们站起来稍微伸展一下准备动身。
远方的长谷津海与风景就像是被春天给包裹的茧,柔软的陷入了它色彩缤纷的世界。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