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葉一枝花

【维勇】这无聊的男人(下)(ABO,日常,吵架梗)

笑到不行哈哈哈哈哈
太太的文實在是太棒啦!!!

Super阿朔Chan:

(下)

尤里奥接到雅科夫的电话时感到莫名其妙,好好的为什么要举办什么聚会?还那么冠冕堂皇的说是为自己举办的单身告别会,既然是他提出来的为什么地点还要选在自己家里?
不过雅科夫的语气严肃,又是尤里奥现役的教练,本着尊重的原则,尤里奥只能不情不愿的答应,挂了电话之后把手机扔给奥塔别克:“老头子非要搞什么单身Party,明天准备一下。”
奥塔别克不用想都知道维克托总算行动了,虽然还是板着一张扑克脸,内心却充满欣喜——终于,可以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了。
不,确切的来说,是终于不用看见尤里奥黏着勇利的扎眼场景了。
“维拉!别乱跑,小心跌倒!”
维拉从房间里像一阵风一样蹿出来,灵活的小身体钻到桌子下面,勇利急忙跟在身后,却不小心踩到地上的玩具,身体前倾差点平地摔,尤里奥赶紧抱住他的腰,吓得心脏都跳漏了一拍:“喂!你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笨手笨脚的?!”
“啊…抱歉,尤里奥,”勇利稳住身体,露出的笑容腼腆羞涩:“我太着急了,怕维拉会撞到椅子。”
“我看你还是担心你自己比较好,维拉才不会这么笨!”
奥塔别克的视线始终停留在尤里奥搂着勇利腰间的双手上,装作不在意的捂住额,心里一直宽慰自己:
明天、明天就好了,明天就不用再看到这种场景了…
既然举办聚会,勇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维克托也会来,晚上就开始魂不守舍,可以说几天不见维克托,也没有他的消息,勇利那颗为维克托跳动的小心脏早已担心不已,哪里还有那个闲情去生气?
他在家里一个人过得怎么样啊…有没有按时吃饭?
还有衣服啊,自己洗的时候有没有注意有些衣服只能手洗?那么贵的衣服弄坏了多可惜啊。
不知道我不在家看着他是不是又熬夜看番看剧玩游戏、弄到一两点才睡身体熬坏了怎么办?

尤里奥看见勇利坐在床头拿着手机发呆,就知道这个家伙肯定又在想维克托,走过去敲敲他的额头:“喂,你给我有点魄力啊,几天不见他而已就这么魂不守舍的,明天维克托看见肯定会很得意!”
勇利发出无奈的叹息,把眼镜拿下来揉了揉眼睛:“他得意就得意好了…我真的很担心他,也很想他。”
…尤里奥叉着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床上的勇利,维拉像个小团子一样滚到勇利的怀里,和他撒娇:“妈妈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尤里奥弯下身捏了捏维拉肉嘟嘟的小脸颊,笑着问道:“维拉,叔叔这里不好玩吗?为什么要急着回去?”
“尤里奥叔叔家里很好玩啦…有好多好吃的零食还有玩具…”维拉对着小手指,抬起头时那张和维克托相似的小脸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可怜兮兮的咬了咬唇:“可是我想爸爸…好想见爸爸…”
眼见着那双大眼睛就要滚下晶莹的泪珠,勇利赶紧把维拉抱起来逗弄转移注意力,尤里奥准备去厨房拿盒冰淇淋来抚慰一下哭唧唧的小天使,走出房门时略带嫉妒的咬紧了牙:
维克托这个老流氓上辈子到底积了什么福?!让这一大一小两只天使对他这么牵肠挂肚!都快赶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
第二天的聚会,一大早,雅科夫就带着波波维奇和米拉以及同一个基地的学生一起出现在尤里奥的家门口,奥塔别克打开门时吓了一跳,雅科夫手插在口袋里表情严肃的看着他:“奥塔别克,今天打扰了!”
“…应该的,快请进来吧。”
众人一窝蜂拥进来,叽叽喳喳的像一群聒噪的麻雀,米拉在客厅里四处张望,好奇的问道:“咦?尤里呢?还没起来吗?”
奥塔别克默默点头,米拉卷起袖子来了精神:“哎呀你不能这样惯着他!我去把他弄起来!”
“啊,不是的,是有特殊的情况——”尽管奥塔别克已经伸手阻止,却还是没能按住米拉推开房门的手,米拉站在房门前微笑着招呼:“尤里~快起——诶?勇利???”
看见大床上躺着的两个裹在一起的人影,还加一只小小的团子,米拉惊讶的捂住了嘴,尤里奥睁开眼,坐起身没好气的看着她:“老太婆、一大早吵什么吵!”
米拉看看尤里奥,又看看奥塔别克,第一反应就是凑过去小声和奥塔别克讨论:“喂、他们睡一起,你真的没问题?”
奥塔别克扶着门框,内心是崩溃的: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所以说维克托呢!怎么还没来?!
米拉看热闹不嫌事多,又问道:“你看样子是不敢有问题了,那维克托呢?我可不相信他那么小心眼的男人一点想法都没有!”
要知道只要有关勇利的事,维克托这个大男人能小气的心眼儿比针眼还小,这是俄罗斯训练基地所有人的共识,曾经米拉想要搂抱勇利都被维克托阴鹫的微笑挡回,更别说——这样睡一起了,那知道的话还不要爆炸?
勇利也迷迷糊糊的醒来,看见门口的米拉瞬间清醒,赶紧起身准备参加今天的聚会,米拉自觉的退出门外,关上门时盯着奥塔别克直摇头,拍拍他的肩:“男人啊、忍多了也对身体不好的…诶…”
勇利和尤里奥还没换好衣服,小团子维拉已经跑出来钻到人群里,大家对维克托的儿子都不陌生,毕竟经常在训练场能见到面,所以一个个亲切的不行,对着维拉又摸又捏,直呼“可爱到爆炸”,维拉则是主动挤到雅科夫的怀里,伸出双手:“爷爷!抱抱!”
对于膝下无子的雅科夫来说,维拉每次出现在眼前都让他笑的合不拢嘴,严肃的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眼角的皱纹都挤在一起,雅科夫把维拉抱起来坐在腿上,一伙人围着维拉逗弄,客厅里一片欢声笑语。
勇利和尤里奥终于出现在客厅里,勇利礼貌的和每个人打招呼,包括尊敬的雅科夫教练,雅科夫看见他腼腆的低着头,心脏更加柔软,感叹自己那个没事做的学生居然会和这么温和的孩子生闷气,真是…年龄大了智商反而越来越低了。
勇利的视线不安的在客厅里扫过一圈,始终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他还没来得及问一声维克托的下落,波波维奇反倒先开口了:“勇利,维克托呢?”
勇利挠了挠脸颊,露出尴尬的笑容,尤里奥抢先一步回道:“勇利怎么会知道,他们离婚了。”
“…离婚?!”
在座所有人睁大了眼盯着他们,勇利惊慌的拉着尤里奥的衣袖,小声说道:“喂、尤里奥,你别乱说啊…”
一时弄不清状况的波波维奇问了一个很奇葩的问题:“所以,你下个月是要…和勇利结婚吗?”
客厅里的气氛沉默到尴尬。
雅科夫忍无可忍的骂道:“尤里!你在乱说什么?!别当着你的未婚夫的面开这种玩笑!”
“切,你们都知道是开玩笑了,奥塔别克根本不会在意,”尤里奥抱住奥塔别克的胳膊,好心询问一句:“是吧?”
从不将内心情绪表露在脸上的奥塔别克默默点头。
雅科夫抱着维拉喂他吃软糖,心里暗自摇头,感觉这个老实的小伙子栽在尤里的手里也是倒了霉了。
门铃突如其来的想起,勇利还没来得及思考身体已经先行一步跑过去开门,打开门的瞬间,映入眼帘的是一捧鲜艳的玫瑰,接着才是维克托那张略带疲惫的俊美脸庞。
维克托愣了愣,声音干涩略带紧张,轻声呼唤自己日思夜想的名字:“Yuri…”
勇利脸色微红,移开视线,明明还没有和好,眼睛却忍不住贪婪的盯着维克托,看见他发青的眼圈、几天不见连淡粉色的唇都微微起皮,这对注重形象的维克托来说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可想而知…他最近过的有多么不好。
都三十几岁的男人了,居然还不会好好照顾自己,这样让人怎么放心?
维克托把手中的玫瑰花递过去,带着讨好的微笑:“勇利,送给你。”
背后的视线充满探究和好奇,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原则,勇利不动声色的接过那一大捧玫瑰,侧身让开一条路:“进来吧。”
维克托在玄关换了鞋进来,对着雅科夫他们挥挥手:“你们来的好早啊。”
众人虽然感觉他们夫夫俩肯定出了点儿什么事,但是在没有弄清楚状况之前,还是把一肚子的疑问埋在心里,维克托坐在沙发上,勇利在阳台找了一个花瓶把玫瑰插上,尤里奥在耳边轻声提醒:“你可别这么容易心软啊,他没有跟你痛哭流涕的道歉之前,绝对不要原谅他!”
勇利第一次看到维克托的眼泪,还是在作为教练的第一年,大奖赛自由滑的前夕,因为听见自己要退役而哭泣,一串串眼泪像珍珠一样滚落,沾湿了长长的睫毛,那一刻,勇利除了惊讶之余,更多的是一种说不出的心疼,可能真的是因为爱惨了这个男人,所以一点都见不得他露出难过的表情。
勇利把一朵朵鲜艳的玫瑰插在花瓶里,艳红的丝绒质感的花瓣沾着露水,仿佛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泪珠,让勇利又回忆起那个在酒店里谈判的夜晚。
“…还是算了吧,维恰已经知道自己做错了,你看,他的脸色那么差,这几天肯定过的很不好。”勇利把最后一朵玫瑰插进花瓶,尤里奥抱着臂像个大人一般揉揉他的头发:“好好好随便你好了,你就注定被维克托吃的死死的!”
老流氓用的是苦肉计啊要是换做是我的话就是跪键盘跪到膝盖发青都没什么好心疼的!
所以说,胜生勇利虽然已经不是二十三岁时的那个爱哭包,但是面对维克托,心还是软的像棉花糖一样。
勇利把花瓶拿到客厅,放在茶几上,维拉已经跑到爸爸的怀里,拉着勇利的衣角让他坐在身边:“妈妈!坐这里!”
勇利扫了一眼维克托,安静的在他的身旁坐下,维克托一手抱着维拉,另一只手已经自然而然的和他十指相扣交缠在一起,尤里奥咬了咬牙,还是拿出一颗棒棒糖露出微笑:“维拉,来尤里奥叔叔这里,叔叔想抱着软软的维拉哦!”
好吧好吧我今天心情好,难得做一次好人!
小孩子面对零食都没什么抵抗力,维拉利索的跑到尤里奥的身边,尤里奥将他抱起坐在腿上,看见对面维克托自动贴近勇利,连胳膊紧贴在一起。






大家都在客厅里闲聊,米拉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子拿出手机点开了直播,还自作主张的提议:“今天是尤里奥告别单身的派对哦!所以倾情放送,大家可以提十个问题!只要不涉及过多隐私,什么都可以!”
守在直播间前的迷妹疯了一般,弹幕一波一波刷的快到让人看不清,不过大部分都是对维勇夫夫的嘶吼以及对尤里奥小天使的舔屏,偶尔还会冒出一两句调侃雅科夫和波波维奇的话语,雅科夫抱着臂坐的端正,斥责米拉:“米拉!别成天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尤里奥都要结婚了,你呢?!男朋友还没有!”
“教练?!”米拉尖叫一声,果真看见手机屏幕上已经刷了满屏的“2333333”,纷纷都在心疼大龄剩女米拉,未婚夫还不知在哪儿,还有人提议“干脆米拉和波波维奇在一起好了,反正一个找不到男朋友一个总是被甩”,让波波维奇尴尬的脸色发青。
啊…大龄未婚Beta男青年波波维奇今年已经三十三岁,上一个相亲的女朋友在两个月前再一次感情破裂分手。
为了防止这种感情话题再一次落在自己身上,米拉已经明智的开始挑选弹幕刷的一条一条问题,她的眼睛一扫,看见一条犀利的问题,对着尤里奥问道:“尤里,这是问你和奥塔别克的哦,你们两个多久H一次?”
看着米拉八卦中透着狡猾的笑容,尤里奥的脸色铁青,握紧了拳:“…只有发情期。”
“诶?只有发情期?”
不止米拉,屏幕对面的迷妹们也一副打死不信的样子:
不!可!能!我相信奥总不是性!冷!淡!

楼上正解,我相信小天使也不是性!冷!淡!

哎呀尤里Angle要回答问题就好好回答嘛!藏着掖着像什么样!

对呀对呀这还是小天使的单身告别会,请小天使认真回答啊哭泣!!!

我觉得这个问题浪费了一个机会,还不如去问维克托和勇利一天几次

对的还可以问问一天换多少姿势

+1再问问时间地点喜欢什么play

最重要的问问有没有小道具



话题的风向陡然转到勇利和维克托这边,米拉冲着勇利眨了眨眼:“勇利,你看,大家都很热情哦!你们夫夫一定要回答一个问题!”
维克托握紧了勇利的手,修长的眉挑起:“想问什么?”
米拉看了一眼屏幕,捡了一个特别刁钻的问题:“我看到有人问呐,怀维拉的时候,你们有没有H过?”
维拉咬着手指,听到自己的名字抬起头,好奇的看着勇利:“妈妈,什么是H?”
尤里奥捂住维拉的耳朵,温柔的提醒:“维拉,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听哦。”
勇利捂着脸低头不想回答,羞涩到耳尖已经通红一片,反观维克托倒是挺坦然,微笑着点头:“有啊,这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么。”
…顿时大家看向维克托的目光都变得怪异起来,波波维奇和两个单身的男性花滑选手丢给维克托羡慕嫉妒恨的眼神,而尤里奥却投去斥责的目光,心里狠狠吐槽一声:真是老流氓!
米拉拿着手机又问了几个问题,波波维奇自从被问道和多少相亲对象分手这个锐利的问题后,已经颓废的低着头窝在沙发的一角,年幼的维拉总是童言无忌,甚至说出“爸爸经常和妈妈一起洗澡”这种意外收获的消息,让勇利更是尴尬到不行,干脆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维克托则是一直紧握着他的手,生怕放开之后就不能轻易碰到。
最后一个问题,米拉站在茶几旁,叉着腰说道:“最后一个问题,大家猜拳来决定回答哦,来来来快点开始!”
雅科夫一直抱着臂围观这次的活动,像一个家长一样督促自己的孩子们,而维拉一直在他的膝盖上爬来爬去,一刻也闲不下来,最后猜拳的结果出乎意料,一向游戏黑洞的勇利居然逃过一劫,而最后输的人…是维克托。
米拉看着手机屏幕问道:“维克托,你有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勇利的事?一定要如实回答哦!”
大家一起盯着维克托,连雅科夫也忍不住看着他,只见这个容貌俊美的俄罗斯男人对着手机的镜头,漂亮性感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缓缓开口:
“我唯一感到对不起勇利的事,有两件,一件是因为维拉的出生,让他受苦,另一件就是,和勇利吵架,惹他生气。”
客厅里忽然安静下来,十双眼睛睁大了看着维克托,勇利的心跳猛然加快,忽然有些不敢抬头,只能盯着地板,耳边传来维克托温柔的声线,像一抹和煦的春风:
“前几天,是我一时冲动,因为一些无聊的小事和勇利争吵,还做出过激的举动,让他生气,我承认,都是我的错。”
“勇利不在身边的这几天,我仔细考虑过,我们的生活是不是真的那么需要别人认同,我是不是一定需要那些承认才能很好的活下去,结果我错了,错的很离谱,我是从勇利的身上得到爱这种东西,所以能影响到我的只有勇利,别人的话根本不值一提,所以他说的对,我是一个无聊的男人,为了一个无聊的问题纠结了很久。”
“其实想通了之后,我真的一点也不介意我们的名字是不是要按着什么规则排列,包括维拉,勇利生下他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这个孩子姓胜生的话或许我的愧疚感能减轻那么一点,这么想起来我好像真的从来没有在意过主导权的问题,应该说,我愿意让勇利来做任何决定,愿意让他挑起这个家庭的重担。”
“冷战的这十天以来,真的是我度过的最难受的时期,没有勇利的声音,家里沉静寂寞的像一座孤城,我也感觉自己只是一具名叫维克托的空壳,所以,我真的很认真的道歉,勇利,对不起,和我一起回去吧。”
维克托早已不再看着镜头,而是侧身认真的看着勇利,勇利的眼中带着惊讶和不可置信,不知不觉眼眶中已经滚满泪珠,倏尔滴落。
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还有千万观众的直播,做出这么正式的道歉。
客厅里的局外人一起屏住呼吸,雅科夫在心里竖起大拇指,感叹自己的这个学生虽然总是让人操心不断,但是这种敢作敢当、能屈能伸的精神却是一个优秀Alpha不可缺少的品质!
镜片被泪水沾湿,已经模糊一片,维克托把勇利的眼镜拿下来,拇指抹掉眼角的泪水,蓝眸里沉淀着温柔,和勇利被泪水浸湿的温润双眼对视:“对不起,这次能不能当做是我这个中年男人一次无聊的闹别扭,我不会再用那些莫名其妙的思想来束缚你,也不会再强迫你做不喜欢的事,别生气了好吗?”
被那样温柔的对待,不论是谁,都会轻而易举的沉溺其中,勇利握住维克托的手,轻轻点头,鼻腔里逸出的一声“嗯”混着喉咙里的哽咽,维克托捧着勇利的脸,轻轻靠近,两人的唇距只差那么几厘米,维克托轻声问道:“我可以吻你吗?”
勇利抱住维克托的肩,长长的睫毛还沾着泪水,微昂着头主动送上甜蜜的亲吻。
又被喂了一嘴狗粮的众人默默低头,不过却没有人出声打断,维拉一只手蒙起自己的眼睛,另一只手还遮住尤里奥叔叔的双眼,轻声提醒:“尤里奥叔叔,快闭上眼睛!大人亲亲是不可以偷看的哦。”
尤里奥无奈的皱起眉,心里感叹这和好的也太过容易,不过就是说几句道歉的甜言蜜语,就把勇利哄得团团转,维克托这个男人还真是…狡猾里却带着真诚。
不过也不得不佩服,如果换做尤里奥的话,让他在那么多人面前低头,是绝对不可能的一件事,那个带着光环的维克托却真的做到了。
短暂甜蜜的吻终了,守在直播频道前的迷妹们一本满足,居然还有的痛哭流涕,完成任务的米拉也松了一口气,最后应大家的要求拍了一张合照,照片里勇利红着眼眶,和维克托依偎在一起,娃娃脸上还挂着泪痕,那股幸福感却穿过屏幕,飘到每个人的心里。
离家出走几天的勇利终于告别,奥塔别克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内心是欢呼雀跃的,维克托伸出手,礼貌的道谢:“我家勇利和维拉这几天多谢你和尤里奥的照顾,给你们添麻烦了。”
维拉被维克托抱在怀里,抱着他的脖子,感到依依不舍:“尤里奥叔叔,下次来我们家玩啊,我和妈妈还和你睡一起。”
…奥塔别克皱了皱眉,维克托板着脸抱着维拉转身离开:“尤里奥叔叔那么忙,我们最近都不要打扰他们了!”






一个月之后——
尤里奥的婚礼前夕,许久未见的克里斯、披集以及花滑界的好友们在酒桌上喝的烂醉,勇利前一天有些低烧,所以整场宴会基本都是在喝果汁,尤里奥和奥塔别克为了不耽误第二天的婚礼,只是浅酌两杯,克里斯拿着酒杯还在劝维克托干杯:“维克托,来,再喝一杯!你今晚的状态不对啊,根本不像我认识的那个豪爽的维克托!”
维克托面带微笑把酒挡回去,搂住勇利的肩:“克里斯,今天真的不行,勇利本来就不舒服,如果我再喝醉了,岂不是没有人照顾他了?”
勇利的娃娃脸还因为低烧带着一点红晕,棕红的眼睛略显无神,克里斯凑过去摸了摸他的额头:“诶?好像还在发热啊…到底怎么了?不会是感冒了吧?”
“我也不知道…从前两天开始就一直不舒服,挺难受的,”勇利拿起装着果汁的杯子一饮而尽,滋润干燥的喉咙,维克托握紧勇利的手,蓝眸里带着担忧:“明天去医院吧,你这两天都没什么胃口。”
“明天不行…尤里奥可是明天正式举行婚礼啊,”勇利拍了拍他的手背,露出笑容:“没关系的,偶尔不舒服不是很正常的嘛,每次特殊时期之前都是会——”
勇利的声音戛然而止,忽然惊慌的睁大了眼,看向维克托的眼神躲躲闪闪,维克托皱着眉,凑过去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问道:“勇利,怎么了?”
勇利偏过头,咬了咬唇,轻声问道:“你还记得…我上一次发情期是什么时候了?”
“吵架之前吧…好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
维克托猛然想起了什么,眼中闪动着惊喜的光芒,声音也不自觉的提高了几个分贝:“勇利!你——”
勇利被那双蓝眸里的光芒闪得心跳加快,偏过头躲闪他的视线:“…你别问我了…那天和你吵架之后我都忘记服药了…”
站在一旁的克里斯即使只是听见只言片语,也能判断出大概情况,吹了一声口哨决定保持沉默,维克托急急忙忙站起身,拉着勇利和尤里奥匆匆告别,尤里奥还在和自己敬爱的爷爷说话,听见维克托说要去医院,顿时感到不解:“现在去医院?猪排饭不舒服?”
维克托露出的笑容似曾相识,用力点头:“对!勇利不舒服!我们去医院看一下!”
…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开心???
尤里奥看见勇利低着头一副惴惴不安的样子,耳尖还在泛红,今天见到他时就听说一直在低烧,便放下酒杯和他们告别:“那你们注意安全,去过医院之后打个电话给我。”
等到维克托和勇利离开之后,尤里奥喝了一口香槟,电光火石间脑中闪过一幕场景,口中的香槟喷了一桌:
想起来了,难怪那个笑容那么熟悉,嘴角都要咧到耳根,勇利第一次怀孕的时候维克托不正是这副傻笑吗?!
克里斯端着红酒,发出充满感慨的叹息:
明天是个好日子啊…说不定要双喜临门了呢…
于是在夜里十点左右,维克托的社交账号发布了一条让全球炸裂的信息,照片上维克托搂着勇利,对着镜头笑得眉眼弯起,勇利腼腆的拿着检查报告,羞涩的遮住脸,只留下一双流露着喜悦与幸福的眼睛。
尤里奥状似痴呆的盯着手机屏幕,推了推奥塔别克:“喂,勇利是不是——又有了?”
奥塔别克板着脸点点头,指着照片下的配字:“维克托还说了,医生说可能是女孩儿。”
尤里奥崩溃的扔掉手机,跨坐在奥塔别克的腰间扯着他的衣领:“我不管今年我们一定要生孩子!你听到没有今年一定要生!凭什么维克托那个家伙那么好命又要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了?!”
“…尤里,你真的愿意生吗?当年勇利的肚子上可是留了一道很长的疤…”
尤里奥低着头看着奥塔别克,目光坚定,语气低沉阴狠:“生,当然要生,一次性生一对双胞胎男孩,把维克托家里的两个小家伙儿全部娶过来!”
“…好好好,你开心就好…”

——————————End————————



呼。。总算写完,结局放了一颗彩蛋。恭喜有小伙伴提前奶中啦哈哈哈 !!!祝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