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葉一枝花

【维勇】如何成为合格的将军夫人 27(ABO)

好讚!

kitabinn:

**星际架空AU, ABO设定
 联邦上将alpha维克托X帝国军校指挥系学生伪beta omega勇利 的设定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想起来啦想起来啦【拍手.gif】


休息了一天结果突然爆字数……先放打得差不多这段上来吧,继续去敲下一章了。


目录: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


勇利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片黑暗之中,正前方有一团白光,耳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夹杂着一些模糊的对话。


“他的机甲项链没收了吗?”有人这么问道。


勇利下意识地伸手握住了胸前那不断晃荡的黑色吊坠,小心翼翼地往白光的方向摸索着。


“他不肯松手,把肌肉松弛剂拿来。”


黑发青年把自己的机甲项链握得更紧,吊坠上的银丝几乎要嵌入他的手心。勇利不断地往前走着,他想要自己身在何处,那些说话的人又是谁,他试图靠近那团白光,但自己和它的距离却似乎一直没有减少过。


“根本没用,你们确定这家伙真的是Omega吗?” 勇利听见有人气急败坏地吼道,对方的声音渐渐地变得更远了一些,以至于他只能捕捉到其中的几个音节,“电击……记忆……手术……”


什么?勇利还未能分辨出那几个单词里的含义,脑部却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此时的勇利已然顾不上自己的机甲项链,黑发青年他跌坐在地面上,蜷缩着身体,冷汗从额角流下,直到疼痛减轻了不少,他才大口地喘起气来。那些人大概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没有再对他再继续做些什么,四周也逐渐变得安静下来,勇利能够听见的只有自己的喘息声。


“Yuuri。”黑暗之中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维克托来了?不,这个声音听上去比现在的维克托要更年轻一些。他疑惑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团白光正静静地待在远处。


“抱歉,我来晚了。”


这是自己的声音。勇利惊讶地瞪大双眸,他咬着牙缓慢地爬起身来,抱着心底浮现出的猜测,踉跄着往前走去。


“没关系,我也是刚到。”维克托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今天赢下的那两个超S级核心确定是送到我这里吗?”


“嗯,说起来我还没见过现实里的超S级核心呢。”


“等你来首都就能看见了哦,再过几个月就是军校的入学考试了。”维克托的语气里带着笑意,“说起来,Yuuri给你的机甲起名字了吗?”


“啊……还没。”自己听上去对这个问题有些苦恼,“想要一个和维克托的机甲一样帅气的名字。”


他当时究竟在维克托面前说过多少这种话啊?勇利拍了拍烧得微烫的双颊,继续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白光走去。


“那叫Venus怎么样?”“这和维克托的机甲一点都不像吧?”


“但是听上去很适合Yuuri呢,哈哈哈……”维克托在听见对方的连声拒绝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的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撒娇的味道,“Yuuri也给我的机甲起一个名字吧。”


“我连自己的机甲都……好吧。”勇利听见自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在好一阵沉默之后犹豫着说道,“B,Bacchus?”


“唔……现在我相信你起名字的水平真的很糟糕了。”


结果到最后不还是叫了这个名字,勇利在心底默默地这么说着,一边伸出手来触碰面前这道散发着白色光芒的门,带着几分暖意的白光绕上勇利的手指,把他整个人往另一头扯去。勇利倒吸一口冷气,回过神来却已经站在一整片星空下,不远处有两架极其眼熟的机甲,驾驶者间的对话清晰可闻。


“训练场的这个地方最好看了,长谷津只有海,都看不到这些呢。”


“我知道首都有一个地方和这里很像哦。”


“真好啊。”


“等你来首都之后,再一起去吧。”


无数场景在他的身边快速晃过,载着一段又一段记忆,如同一部足够长的电影。彻底把一切想起来的勇利站在原地,听以前的自己和维克托一句又一句地说着,直到鼻子发酸,眼眶微红。


他从梦中转醒,棕眸盯着天花板上那些陌生的精美装饰,过了半晌才缓缓地抬起手来,把脸上残留的眼泪擦干。


 


怎么才能离开白塔,这成了勇利目前需要面对的最大难题。


勇利在被带回联邦首都的时候,便知道身上的抑制剂肯定骗不过科研所里精密的机器,自己的真实性别会被彻底暴露,私自使用抑制剂也成为了板上钉钉的罪名。他原以为自己会被送进军事监狱,最后却因为性别的特殊性,军部在和Omega协会多次讨论之后,决定将他交给白塔星暂时看管。


不管怎么说,白塔总比军事监狱好那么一点。勇利自我安慰着,在房间里四处翻找起来。他的机甲项链和通讯器早已被没收,更不用说防身用的枪支和小刀,他想要在这儿找出一些能够为自己派上用场的东西来。


好在他们并没有把自己手上的订婚戒指也一并收走,勇利拍了拍胸口,从床底深处扯出一台铺满了灰尘的破烂电话机。白塔大概是为了完全控制住这些Omega们,整个房间里甚至连一把锋利点的剪刀也找不出来,更不用说任何可以称得上“武器”的东西,这台看上去是应该是古地球所留下的古董也许就是因为过于破烂的外形而逃过一劫。


“不知道究竟能不能用啊……”勇利低声嘟囔着,坐在地上抱着希望把它折腾了好一会,最后事实证明,要把这样一个古董修复完好,对勇利来说还是有点难度的。


“如果光虹或者尤里在就好了。”勇利忽然也有点想念起尤里那总是带着点不耐烦的声音。


“啧,烦死了,我会自己走啊!”门外忽然传来了一声大喊。


对对,就是这个语气。勇利自顾自地点了点头,愣了两秒后飞快地跳起,满脸惊愕地把房门上的小窗拉开些许,半眯着眼睛往外瞄去。


熟悉的金发少年身后跟着两名穿着白塔制服的妇人,他撇了撇嘴,双手插着裤袋走过勇利的门前。那双绿眸恰好扫过勇利,在与他对视了几秒后又迅速移开了。


尤里?!勇利抱着满腔疑问坐在桌旁,直到那两下有规律的敲门声响起。


他拉开大门,尤里正站在门外,眉头紧皱,在屋外几位妇人的目光下磕磕巴巴地道:“你……咳,我是尤里·普利赛提,特,特来……”


“请进。”勇利实在听不下去了,把尤里拉进房内后用力地拍上了房门。


“妈的,这都什么要命的礼仪。” 金发少年脸色铁青,用力地往桌腿蹬了一脚。


白塔不会在Omega的房间内装上任何窃听器和监视器,这也是管理者们对白塔最为自信的地方,毕竟数十年数百年过去了,至今仍没有任何Omega能够从白塔中逃出来。他们深知这一点,关上房门后的两人显然放松了不少。


 “你怎么会进来白塔?”勇利扯住尤里问道,“你分化成Omega了?”


“你以为我想来吗?!”尤里翻了个白眼,大口喝下一整杯茶水,“季光虹他在我检查的时候加了点信息素,靠!”


“等等等等,”勇利脸色严肃地打断了他,“那你的实战任务呢?”


“你究竟睡了多久啊?实战任务已经被取消了。”尤里皱起眉头,“所有参加任务的学生都被虫族困在了麦伦星上,那里已经变成了前线,维克托也已经带着第一军团出战了。”


勇利花了好一会儿去消化这个消息,他的心底已经生出了一股迫切想要到前线去的冲动。但让他他感到担心的是,从白塔逃出去以后的他恐怕会马上被军部通缉,即便到战场上去大概也只会连累维克托……勇利迟疑着开口:“我……”


“猪给我闭嘴。”尤里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整张白塔的地图摊在桌面上,用力地在那上面一拍,“季光虹原本就是让我过来把你带到麦伦星去,他说那儿有个傻子在等你。”


“总而言之,再浪费时间,我就先把你的头给打爆了。”


 


整座白塔一共拥有一道内墙,一道外墙。从勇利的房间向外看去,那道灰色的高墙便是白塔的内墙,由机器人负责巡逻看守。但白塔的外墙却是常人无法看见的,只有白塔校长掌握着它的动向。它比内墙更高,甚至位置不定,会随着时间而移动。一年之中从逃跑的Omega有三分之二在内墙底下被机器人抓回去,剩下的几乎都死在了内外墙中间的路上。因为他们在越过内墙之后,即便跑到了筋疲力尽,也许都没能到达内外墙距离的一半。


“这些机器人基本一天内会出现两次视线上的死角,”尤里在地图上圈出两个地点,指了指窗外那道高墙,“每次只有十五分钟,必须通过内墙。”


“要爬过去的话,十五分钟有点紧。”勇利目测了一下内墙的高度后道,“而且你确定爬到这么高后,有可能不被里面的人发现吗?”


“说实话,能成功通过内外墙不被发现的,只有白塔校长。”尤里耸了耸肩,“她是内阁长老之一,定时要回联邦首都开会。”


“那你之前说的算是哪门子的方案……等等,”勇利突然灵光一闪,凑到尤里面前问道,“你知道她的飞船停在哪里吗?”


“听说在内墙外面。”尤里用笔尖点着地图,“你就算想要她的飞船,也必须先通过内墙那道指纹锁和虹膜扫描好吗!”


“指纹我还有办法,如果有数据的话你需要多久才能把相同虹膜的假眼做出来?”


“至少二十分钟,材料都在Apollo上面。但是你怎么拿到数据……”尤里刷地站了起来,绿眸瞪着勇利,“你他妈疯了?!”


“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我还是不会解决她的,但这已经是最靠谱的方法了。”


“算了你还是杀了吧。”金发少年花了十秒钟冷静下来,这位白塔校长在白塔里所做过的那些丧心病狂的事情,他也曾经有所耳闻,它们加起来,大概也足够让她死个几百遍了。


“我还以为你会劝劝我。”


“三天后她会回联邦一趟,就在那天动手,只有一次机会。”尤里朝勇利翻了个白眼,自顾自地说着,“我们的通讯器被没收了,需要先把这个弄来。”


勇利把刚刚那台破旧的电话机搬到桌面上,棕眸里带了些许期待:“那……先来把这个修好看看?”


 


当然最后他们并没有用上那台古董,尤里干脆利落地把它踹得更烂了一些。他们在课间走遍了白塔的所有地方,终于在教学楼某个杂物间里找到了一台废弃的机器人。尤里用一天时间将它身上的好几个零件拆下来改装成两个简单的通讯器,甚至还弄出了几样武器。


“去他的,我以后再也不会去上什么插花课!”


尤里愤怒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勇利靠在墙边,伸出头来往外看了一眼,一位穿着白塔制服的男人正缓缓地走过长廊尽头。他伸出手来按住腰后那把尤里悄悄带进来的Gerber 1874N,语气中带着无奈:“白塔的课本来就是给Omega上的。”


“垃圾学校!”尤里低声骂着,背景音里传来了门锁被打开的声音,“啧,怎么这种破地方还有活人巡逻。”


“你口中的破地方可是档案室。”勇利在看到男子的身影彻底消失后才稍稍松了口气,他把身上的衣服拍得更平整一些,缓步往长廊的另一头走去。走过这条长廊,只要再转过两个转角,便能到达校长室,“你真的能确定这边也没有活人巡逻吗?”他还是不想遇到什么额外的麻烦。


“最多不就是遇到一个Omega,随便编个借口就应付过去了好吗?!”


“我也是个Omega。”勇利低声嘟囔着,绕过最后一个转角。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走到校长室门口前,抬手敲了敲门,“您好,拉丽萨夫人,我是昨天与您预约见面的胜生勇利。”


肉体与地面碰撞的声音夹带着闷哼声从耳机中传来,看起来尤里的进展也不错,他的任务只要找到他们的机甲项链和通讯器就足够了。勇利垂下眸,校长室的大门“咔哒”一声打开了,他带着微笑推开门:“谢谢夫人。”


白塔的校长拉丽萨正倚着办公桌,她的棕发编成一个简单而好看的髻,身穿一袭拖地的红色长裙,臂上搭着奢华的皮草外套,手腕上戴着剔透的翡翠手镯,耳环上的钻石优雅而璀璨。她微微扬起下巴,上下打量着勇利,眼中带着傲慢与不屑,她的红唇微启:“你就是那个用过抑制剂的Omega?”


“是的,夫人。”勇利悄悄把手背到身后,一指按住格斗刀的刀把。他垂下头,看着拉丽萨的裙摆缓缓出现在他的面前。


“为什么要用抑制剂呢?又是为了你们那些什么好笑的梦想?”她凑近勇利,眉头皱紧,声音突然拔高了不少,“你被标记过?!”


“是的。”勇利把注意力集中到耳机里,他能清晰地听见尤里正在那头翻箱倒柜的声音,“我的未婚夫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上将。”


“哦……他啊,”拉丽萨勾起嘴角,稍稍拉开了和勇利的距离,“原来之前说的那个所谓的Beta就是你,有点意思。”


“这老太婆真啰嗦。”尤里低声抱怨着,用一点小技巧打开了档案室里的最后一个柜子,“找到了。”


“你看,Beta有什么好呢?你要承受大家的风言风语,甚至不能为他生个孩子。”拉丽萨转过身去,像是要继续自己的演讲,“联邦的上将夫人是个Beta,多么大的笑话!你为什么要害怕自己的真实性别呢?”


“夫人,很抱歉打断您的讲话。”勇利往前走了两步,在一瞬间迅速地伸出手来紧扣住拉丽萨的喉咙,在她发出尖叫之前迅速将冰凉的刀片压向她的皮肤,语气冷漠地凑在她的耳边道,“我并不害怕我的真实性别,您看,即使我是个Omega,您的命也在我的手里。”


拉丽萨张大嘴巴,身体不断地挣扎着,面容因为缺氧而扭曲。她挥舞着双手,试图用通讯器发出警报,勇利毫不犹豫地将她的一只手卸下,将她带入休息间当中。


“抱歉,我们只想借您的飞船一用。”勇利顺着拉丽萨所指的方向,小心翼翼地取下那枚飞船的钥匙,他露出一个礼貌的笑,“还有另外一件事要拜托您。”


“放……放开……”拉丽萨面色涨红,她不断地拍打着勇利的手臂,从喉咙里挤出几个音节来。勇利置若罔闻,从身后抽出一个造型奇特的扫描器,将其迅速地压在拉丽萨的一只眼睛上,直到耳机里传来尤里的声音:“好了。”


“谢谢您,夫人。”勇利口中说着感谢的话语,手中的刀刃却在拉丽萨白皙的皮肤上压出了血痕。


拉丽萨的神情变得更为惊恐,黑发青年从背后传来的声音此时倒更像是死神召唤她的信号:“夫人,也许我该在最后提醒您一件事情,只用性别来评判他人显然是错误的。”他垂下眸,用刀刃飞快划破拉丽萨的喉管,“毕竟真正成为上将夫人的不是我的性别,而是我。”


“我发现你也很啰嗦。”勇利的耳机里传来尤里充满嫌弃的声音,“赶快把指纹也收集完,时间快不够了。”


勇利耸了耸肩,他低下头,却恰好看见一只金壳虫从拉丽萨的太阳穴处爬出。他疑惑地轻哼一声,看着它爬出几尺,最后还是决定伸出脚来将其踩死。他忽然想起什么,朝尤里问道:“普利赛提将军有跟你说过,拉丽萨是哪一派的吗?”


“公主那边的人,怎么了?”


“嗯……没什么。”




=================


我还认真地写了炮灰妹子穿了什么就是为了让勇利穿好看点!【敲黑板】



评论

热度(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