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葉一枝花

晚安,早安

(收录于今年暑假的CWT新刊——《日常对话》)
“晚安晚安,维克托。”
“嗯,晚安勇利。”
只要他出去接商演或者是不在家的时候,电话里勇利跟他说晚安的时候总是会说两次。
某一天他终于在勇利睡觉前想起这个延续许久的疑问,便搂着昏昏欲睡的爱人小声问了问题。
“你为什么总是在我不在的时候跟我说两次晚安呢?”
“什么东西……”勇利快睡着时发出的声音像奶声奶气的小狗,长长的尾音像根羽毛搔在维克托心上。
“晚安啊,你都会在我出门的时候跟我说两次晚安。”
他伸手摸了摸勇利柔软的黑发。
“让我睡觉啦……我好困……”
“那你明天醒来之后会记得跟我说吗?”
勇利嗯了一声往维克托的怀里挤了挤,闭着眼睛懒懒地说了声晚安又睡了过去。
“……真可爱。”
盯着爱人平静的睡颜,他轻轻地凑过去在对方温热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晚安,我的睡美人。”
*
“早安,维克托,起床了啦。”
“汪汪!”
早晨的太阳在房间里洒下明亮但不刺眼的柔和白光,伴着马卡钦跟勇利的唤声闯进维克托的梦乡。
“……勇利亲我一下我才要起来……”
处在现实与梦境的交错之处,维克托难得显现出了孩子般的天真。
“唔姆。”
就算是两人世界,勇利偶尔仍会有点莫名的害羞感。
稍稍犹豫了几秒,他还是拨开维克托睡得有些凌乱的浏海亲了一下。想想觉得好像不太够,他又往对方有些干裂的嘴唇上吻去。
然后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
维克托像是现在才真的醒了过来,他睁大眼睛首先对上的是一双流光四溢的眼眸,里面映着他有些呆滞的模样。
“醒了吗?维特涅卡?”
勇利不常喊他的爱称,但每当他这么喊的时候,维克托都有种自己被人全心全意爱着的感觉。像是沐浴在春季溶溶的日光中,从心底流过一泓暖意。
正当他还在发呆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的枕头陷了下去。一只手臂横过他的视野压在他的枕边,接着勇利的脸就突然放大出现在自己眼前。
“怎么还在发呆啊……快起床别赖床了!”
“……勇利。”
维克托试着开口找回自己的声音,但刚起床的声音总是带点沙哑——而这种性感的刚刚好的声音,恰好可以直接烧断勇利的理智。
他一个情不自禁就吻下去了。
*
刚睡醒归刚睡醒,但维克托可从来不会错个这个爱人难得如此主动ˋ自己送上门来的机会——
他很本能且非常流畅的把人压进了软绵又蓬松的棉被里。
等他们终于结束温存的时光后,马卡钦已经开始蹦蹦跳跳地在他们的床边打转。
“吃饭!我的早饭!”牠抓着床单的动作彷佛是在这么说。
“抱歉,我的好姑娘,我们去吃早餐吧。”
维克托搂着勇利的肩膀边抚着他的头发对着马卡钦笑。
随意披上丢在一旁的睡袍,他愉快地牵着耳朵红透的勇利走进饭厅。
“所以勇利,你为什么都要说两次晚安?”
啜了一口香气四溢的咖啡,维克托捞过桌上的糖罐往自己杯里加了两大汤匙搅了搅。
“啊,你在问那个啊。”
勇利歪着头想了一会才想起昨天维克托到底问了些什么。
“就……也没也什么特别的意思,*有人说,说两次晚安的话,第一次是祝你好梦,第二次是表示,如果你觉得悲伤难过……我会陪着你。”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他看上去有些害羞。或许是身为日本人的含蓄使得勇利很少把话说的很直白,但他坦白时的每句话却都直接击中维克托心里最柔软的部分。无论是当年的中国赛事上他流着眼泪大吼“不说话也好,陪在我身边啊!”还是那时候自己赶回日本去探望吃温泉馒头噎到的马卡钦、不得已只能托付勇利给雅科夫,最后他们终于又在机场紧紧相拥,勇利告诉他“一起拿下金牌吧”的时候,都是他最真实也最鲜活的情感呈现。所以就算在那些时候他们彼此都感觉到了慌张与不安,他仍旧无比珍惜那些瞬间。
“哇喔,原来是像告白一样呢,真令人开心啊。”
“明明就是因为维克托很爱哭……”
“我哪有很爱哭!”
“哪里没有,我都看过好几次了……”
“明明每次都是被勇利弄哭的吧!”
“我又不是故意的。”
“故意的才更过分好吗?”
“好啦……但维克托也真的是很不会看气氛说话呢。不过要是以后我也能跟你一起去就好了……”
“嗯?怎么突然这么说?”
“就,我也会想陪在维克托身边啊……”
停顿了下,勇利还是难得的坦诚了自己的想法。
“那下次冰演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去滑双人滑吧。”
听见了他的真心话,维克托淡淡地笑了。温柔的笑容里像是蕴藏了全世界的美好事物,再于他脸上绽放。
“嗯,说好了。”
勇利放下手中的餐叉,伸出手勾了勾维克托的小指。
“那……勇利今天的训练量要不要提高一点呢?”
“我觉得你还是让我先把四周跳练得稳一点吧。”
一旁吃饱了的马卡钦呜呜了两声很安分地趴在两人脚边,把自己当成一张棕色的胖胖暖垫。
*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无论晴雨悲喜都能与你一同度过。
我已足够幸运,让如此美好的你走入了我的生命。
也许有时无法与你一同开心,但至少当你悲伤无助的时候有我在。
你我都知道花滑选手的生命如何短暂,也明白当我们离开了光滑的冰面变回那个平凡的自己,失去了生活重心是多么可怖的事。
可今后无论绚丽或平凡,我们都将牵着手一起走过。
为了你,我愿意背负全世界的骂名,只求我们在这短暂的人生里能拥有彼此直到尽头。
所以,请不要放开我的手。


*原句改自张西《朝朝暮暮》,“最好的晚安要说两次,第一次是小小的祝福,第二次是,如果伤心,我在这里。”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