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葉一枝花

【维勇】 两个骗子的爱情 (18)

暫存~~~
有時間來看!

奶油桑:

※精神科医生!维克托×抑郁症滑冰选手!勇利


※头低了太久导致脖子痛的烦闷产物


※o(≧口≦)o 生活啊,不要再给我更多“惊喜”了!(提前退休妄想中)


※此章跳跃很大非常OOC


※前篇可见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日本的社会是宽容的,因为它悄悄默许了人们想怎么变态就怎么变态的权利。


 


“搞什么啊?怎么突然跑来了一个外国小孩子,还一直都大呼小叫的?”左边的一人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气急败坏的尤里,停下了自己手里正打算捅进那只已经无力挣扎的小猫嘴里的树枝,转而戳了戳旁边的同伴,“喂,你听得懂他在说什么吗?”


“谁听得懂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英语考试从来就没有及格过。我甚至就连他说的是不是英语都不知道。”旁边的那人不耐烦地向尤里挥了挥手,然后举起手机继续录像,“真是的,我今天就是来发泄的,别人看到也就绕道走了,谁家的孩子怎么这么不长眼呢?你也别管了,倒是下手重一点啊,都还没见着血呢。”


“那要不我试试看用美工刀扎它脚掌怎么样?”


 


但是日本的社会也是公平的,因为它还明确规定了人们怎么变态都不能影响到四周的要求,当然,这个四周里也包括了无辜的动物。


 


“我叫你们停下!难道你们都是聋子吗?还是智障啊?”尤里看到这两个人完全不为所动,直接上前夺过对方的手机就狠狠砸在了地上。


“喂,小鬼,我现在可不管你听不听得懂我在说什么了。”被砸了手机的人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紧紧拽住了尤里的手腕,“没人教过你不要随便动别人的东西吗?你的父母呢?我可要找他们赔钱!”


“放手啊混蛋!难道你们虐待动物还有道理了?”尤里二话不说对着那个人的膝盖就踹了一脚,挣开了对方的手之后迅速向后退了一步才堪堪躲过第二个人挥来的拳头。


 


“不好意思,这位外国人是我的朋友。”


 


“你们两个终于来了,还真是时候。”尤里迅速向终于跑过来了的勇利和维克托靠了过去,一边走还不忘送两人每人一个白眼,随后转过身摆出了最凶狠的表情,“要打架的话猪排饭你还是不要上了。维克托你怎么样?能不能速战速决啊?”


“不,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处理比较好。”


“啊?你能行吗?”尤里狐疑地看了勇利一眼,在看到他一脸呆滞的表情时就更不放心了。


“勇利,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勉强自己了。”维克托的眼中却看到了勇利紧攥的拳头和紊乱的呼吸。他没有忘记勇利在看清这里的情况时顿时僵硬的笑容和瞬间绷紧的肩膀。虐待动物原本就是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恶劣行径,再结合勇利之前的遭遇,他不得不担忧勇利是否还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在他的眼前,“我们还是直接报警吧。”


“警察可不一定会理会这样的事。而且,等警察来的话就太迟了吧。”勇利语气平板地回应着维克托,随后目不斜视地向已经等得快要不耐烦的两人走去。


 


“哟,终于来了个日本人,我还以为现在就连长谷津这样的小地方都被外国人占领了呢。”被砸了手机的那人没好气地扫了勇利几眼,而另一个人则握着一把美工刀紧张兮兮地站在那人身后,“你也看到了,就是你那个黄毛朋友把我的手机给砸了。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你把钱赔了就行了。”


“请问你们二位刚才是在虐待那只猫吗?”


“这……关你什么事啊?这是你的猫吗?”


“不是。”


“那不就得了。我拐来的又不是你的猫,你急什么?而且大街上那么多流浪猫,也没见你整天守着嘛。”两人对视一眼,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但是这部手机可真的是我的,这是我的损失,你可得赔钱。”


“你们刚才是在用这部手机录像吗?”


“是啊,那又怎样?”


“录完了,会上传到网络上去吗?”


“你问题也太多了,到底陪不赔钱啊?”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了。”勇利松开自己的拳头又握紧,深吸一口气之后问道,“在我比赛失利之后拐走了小维,虐待了它还录了视频发给我威胁我的人,是你们吗?”


 


“你到底是谁啊?”似乎是感受到了一些气氛的变化,为首的那人终于瑟缩了一下,撇了撇嘴嘀咕道,“不想赔钱就直说嘛。”


“我问到底是不是你们?”


“应该……不是吧。”


“你再说一遍!”


“所以都说了不是……嗷!”就在那人对勇利的提问摸不着头脑,还在发愣的时候,这个原本在他眼中弱不禁风的眼镜仔就突然之间向自己扑了过来,接着自己的脑门一疼,然后就只能躺在地上感受天旋地转的滋味了。


“这一下是为了小维还你的!”勇利晃了晃脑袋,抬头向另外一个人瞪去,吓得那个人扔了美工刀转身就跑。


 


真不愧是姐弟啊,就连头槌的姿势都一模一样。维克托随便为躺在地上的那人同情了两秒,立刻上前拦住了还打算向前追的勇利,又拾起那副被甩到了地上的眼镜,为他戴上的同时轻轻抹去了对方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最后捧着对方的头迫使他看向自己:“勇利,勇利!冷静一下吧,已经没有追上去的必要了。试着深呼吸一下,对就是这样,慢慢地呼吸。”


“维克托,我……”


 


“你们两个人凑那么近恶不恶心?”尤里用力跺了跺脚好引起两人的注意,捧着那只猫的双手却轻柔又稳当,“喂,维克托,这只猫还没有死吧?”


“对,现在还没有,不过再等一会就不好说了。”维克托确认勇利已经稍稍平稳了情绪之后才终于松开手,随后立刻掏出手机查起了最近的宠物医院的方位。


“维克托你好歹也是个医生吧,你一定会救活它的对吗?”


维克托原本在屏幕上飞速移动的手指停顿了一下,随后他对着尤里苦笑了一下,遗憾地说:“虽然我是个医生,但我可不知道该怎么救一只猫呀。我已经找到最近的宠物医院在哪里了,这种事情果然还是应该交给兽医吧。”


 


“而且,哪里会有医生敢肯定自己一定能治好病人的呀?”


 


“父亲,您一定会让妈妈好起来的吧?”


“那是当然的,维恰。”


 


“要是有医生胆敢打包票说一定能治好谁,那么他恐怕是个庸医哦。”


 


宠物医院里,维克托和勇利正坐在诊室外不无焦虑地等待着。尤里几次想要直接推开诊室的门都被维克托拽了回来,只好不安分地在勇利旁边随便找了位子坐下,有一下没一下地点起了手机屏幕。


突然,勇利感到自己口袋里的手机似乎震动了一下。他掏出手机点开那份新邮件,里面正是他之前想要的“爱即Eros”的滑冰视频。


“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嘛。”尤里没有看向勇利的方向,语气也算不上真诚,却还是让空气里的焦灼稍稍缓和了一下,“居然一下就直接把那个人撂倒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打架的来着。”


“啊……大概是运气好吧。”


“还有吵架也还蛮有气势的,虽然不知道你都说了些什么,但最后喊的那句一定是脏话吧?回头有时间教我。”


“不,不是啦。”


“作为回报的话要我教你四周跳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你再怎么学也不可能超过我。”略带得意地自顾自说完这几句之后,尤里顿了顿,最后还是低下了头,吞吞吐吐道,“总而言之……那个……就是……”


“可以了,我知道了,尤里。”勇利轻轻笑了一下,打断了尤里没完没了的纠结,“不用客气,也谢谢你的视频。”


“有本事你就学会它吧,你这个猪排饭!”尤里语气不善地扔下这句话,随后就向终于抱着那只小猫走出诊室的医生跑了过去。


 


“这不是很好吗?”维克托瞥了一眼尤里的背影,又看了一眼正盯着手机屏幕的勇利,不知道这句话是说给谁听的。


“其实我一直都想说,我今天是不是太冲动了一些呀?”勇利收起手机,朝着维克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双手却绞紧了自己的衣角,“我没有打过架,也没想到那一下会这么重,居然就直接敲晕他了。”


“怎么会呢?我倒是觉得那一下一点都不过分呢。而且如果是马卡钦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的话,我大概还会觉得这一下都太少了吧。”像是真的想象到了什么不堪入目的画面,维克托慢慢收起了笑容,语气也沉重了起来,“关于小维,还有那些我知道的不知道的过去,我深表遗憾。”


“哈哈,别再说了,我原本都快要忘了呢。”


“是吗?那就忘了吧。”维克托没有拆穿,只是在感受到对方的肩膀渐渐开始不停抖动的时候递上了纸巾。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人能够做出怎样混蛋的事情来呢?”


“我也不知道,毕竟人心可是很复杂的呀。”维克托垂下眼帘,伸出手臂轻轻将勇利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你要记住,嗝,人心是很复杂的,维恰。”记忆中的父亲向自己举起了手中的伏特加,含糊不清地说着不着边际的话。


 


人活着无非总会想要满足自己的欲望,不然就是盼着实现自己的价值。如果运气再好一些,能将喜好和追求相重叠,在满足自己的欲望的同时实现自己的价值那就再好不过了。


凡事开始时总是简单,同样道理,儿时也是相对最容易被满足的时期,往往一个来自父亲的夸赞,一个来自母亲的轻吻,再加上一顿美味可口的晚餐就可以让一个孩子笑容满面地安睡到天明。


然而人生在世,总是不可能一帆风顺,各种挫折困难就像狂风巨浪一样让人们如同汪洋大海的孤舟一样沉沦起伏。尤其随着昨日的孩子渐渐成为明天的大人,发现举目再难有亲人可依,抬首极少有光明可寻的时候,发现有些欲望可能永远都不会被满足,有些价值可能永远都不会被实现的时候,人们就会发现大人的世界其实一点也不像儿时所盼望的那样美好。


不过虽然磨难总是花样百出地打击着所有人,人们排忧解难的方法却始终都如出一辙。最想要满足的欲望如同镜花水月又怎样?不还有更低一些的欲望可以满足吗?最想要实现的价值几乎远在天边又怎样?不还有更近一些的价值可以实现吗?退一百万步讲,只要还没有真的穷到叮当响(又或者真的已经穷到叮当响了也无所谓,毕竟还能叮当一下就还算过得去),处在马斯洛需求金字塔底的那些小要求还是可以被充分满足的。


人们会选择妥协,用还能入口的饭食代替理想中的佳肴,用勉强糊口的工作代替想象中的志向。然后渐渐地,人们也就习惯于妥协后的状态了,纵使这样的日子比不上原本的妄想,但是人们还是可以找到各自的爱与生活,并凭借着它们支持自己向前走,再向前走。


然而不要以为这样的结局也不错,命运哪有这么宽容呢?你以为已经握在了手里的财富其实并不一定是你的财富,你以为已经拥抱住了的幸福也并不一定是你的幸福。人们以为自己已经已经掌握了爱与生活的真谛,却不成想世事无常,说不定就有这么一刻,吝啬的原本就不愿意给予的上天还可以收回他们原本就不多的运气,夺去他们已经少得可怜的收获。就像是被下了什么邪恶的毒咒一样,“呯”地一下,他们就一无所有了。


于是在被爱与生活骗得走投无路的时候,被打击得一蹶不振的时候,彻彻底底爬不起来了的时候,这些被从里到外毁了的人们就会开始毫无理智地利用各种各样的手段让自己好受一些,例如毫无目的地吃饭购物,毫无节制地抽烟喝酒,毫无顾虑地寻欢作乐。在内心再度空虚起来之前用各种各样毫无意义的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几乎已经快要成为现代人为人处世的必备技能了。


所以要是哪天看到那些外表光鲜,貌似成功的人居然缩在多么阴暗角落干着多么不正经的勾当,都请不要惊慌讶异,说不定他们的内心纠结得和小猫爪下的毛线团一样。一个人的皮囊再好看,谁知道里面都装了些什么东西呢?


 


“放他妈的狗屁,这些都只是那些失败者为自己的懒惰和无能找的借口而已。有些人就是单纯的坏罢了,哪来这么多烂七八糟的理论。而且我才是精神科的,你一个混外科的人心复杂个什么劲啊!”雅科夫骂骂咧咧地抢过酒瓶子塞进正难得手足无措的维克托怀里,并告诫他千万别再让它落回自己的父亲手里,“维多利亚的葬礼才举行完没多久,你也好意思丢下你儿子一个人躲起来喝酒。天啊,他才刚刚从高中毕业呢。亏你还是个医生……喂,别喝了……安德烈·尼基福罗夫!”


被点到了名字的男人只是轻轻抖了一下手腕,随后毫不犹豫地接过酒保递来的杯子一饮而尽:“是啊,我是个医生,还是个外科医生。你看,我喝了这么多也不会手抖。我多厉害!”


“嗯嗯,厉害厉害。行了吧?”


“厉害个鬼,我救了这么多的人,却偏偏没有救活自己最爱的人。我还曾经大言不惭地对维恰说我一定会成功,我……呕……”


“行了行了别说了,你的儿子还在这里呢,拿出点父亲的样子来。而且你又不是主刀,手术失败不失败其实也和你也没那么大关系。”雅科夫转过头,有些不忍看到向来都是意气风发的老友如今把自己折腾得不成模样,只好回头向维克托嘱咐道,“我去附近的药房看看有没有醒酒药,你给我看好你的父亲,别再让他喝了。”


“那个,雅科夫先生……”


“是时候该长大了,维恰。对于维多利亚的离世,我和莉莉娅都很难过。”雅科夫抢过安德烈手中的酒杯,又招来侍者收拾残局,“但是不论如何,都不要责怪你的父亲。”


“我不会的。”


“我知道你是一个听话的孩子,毕竟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雅科夫接过侍者递来的帽子正准备匆匆离去,却在刚刚踏出第一步之后又收回了脚,“忘了和你说了,虽然时间不是很合适,但还是祝贺你考入你的父亲和我的母校,也就是巴甫洛夫医学院,期待在校园里看到你的那一天。我想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和你的父亲一样自律勤恳的优秀学生。”


 


不论是在俄罗斯,在日本还是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理性,强大,稳妥,克制的人总是更受欢迎。但是过分理智久了就容易失去理智,过分压抑久了就容易失去控制。一个人越是习惯了躲在面具背后生存,那么在面具被意外击碎的时候就会越是无所适从乃至分崩离析。这个道理维克托再明白不过了,毕竟还在俄罗斯的时候,他的父亲就用实际行动为自己上了生动形象的一课。


 


“那么今天也算是从那些虐猫的混账们那里学到了一课吧,不过我还真是不想去分析那些虐猫的混账们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呢。”维克托几不可闻地喃喃自语着,扯出一个安抚的微笑回应勇利向他投来的询问的目光。


 


“人心那么复杂,根本就分析不透嘛。”


 


而这样复杂的人心,维克托还会看到很多很多。








TBC.


※关于是否可以变态的那套言论忘了是在哪里看到的了,总觉得没什么道理又似乎有那么点道理,就用了。应该已经不和原文一样了吧,有谁知道出处的话告诉我一下吧。


※关于虐待动物吧,其实我也算是真的见过的,这里也稍稍掺入了一些个人经历吧。具体情况就不赘述了,童年阴影。总而言之,如果大家哪天真的不幸遇见了现场,报警什么的还是不要指望了,能引起警察注意的可能性很小(又或者现在不一样了?)但是也不要一个人上前阻拦,尤其是对方人多的情况。能找些帮手就尽量找些帮手,老师家长是最好的,不然也起码得是男生,再不行的话还是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吧。毕竟对方是真·精神病以及真变态的可能性不小。


※氟西汀吃多了可能会有暴力倾向,所以……(概率很小大家不要当真啦)


※医生应该是要尽量避免直接医治自己的亲人家属的,毕竟感性大于理性时容易误诊,所以不能让让安德烈主刀。但是维克托的爸爸不能不吊啊,学术水平必须得高啊,所以还是要做个副手什么的吧。(好吧其实是不这样做这个故事就没法写了……)




(๑•̀ㅂ•́)و✧忙里偷闲码字技能get~(并不)




-那个谁,还有两篇实验报告不要忘了!


-啊,来了来了……

评论

热度(99)

  1. 琉葉一枝花奶油梓 转载了此文字
    暫存~~~有時間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