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葉一枝花

築巢

半顆方糖:

+真.築巢


您現在收看的是動物星球頻道


+看到築巢時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兩隻企鵝


+近期三次元忙碌,產糧頻率不固定,請見諒。




++++++++++




勇利最近有點焦慮,阿德利企鵝的繁殖期就快到了,他周遭的雄性企鵝們紛紛開始構思、籌劃今年的巢,只有他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鼓起勇氣去求偶。喜歡上的對象太出色,競爭對手太多,在在讓缺乏自信的勇利感覺成功機會渺茫。


 


畢竟他只是一隻今年才剛成年的,海冰上隨處可見的雄性阿德利企鵝,暗戀的對象都成年三年了,雖然一直沒見他築巢求偶,但……越想越焦躁的勇利,轉身想避開身邊這群正熱烈討論如何築巢才能擄獲另一半芳心的同族。然而繁殖季就要到了,不管他走到哪都離不開這個重要話題,每隻公企鵝一碰面,第一句就是問你的巢怎麼樣了,甚至有幾隻從小看著他長大的大企鵝,熱情地拍拍他的背,讓他好好今年好好努力。


 


暫時只想一隻企鵝靜靜的勇利乾脆往外圍走,他搖搖晃晃的爬上一個小雪坡,然後咻地滑離這個讓他心煩意亂的地方。他趴在冰面上,用兩隻鰭狀肢與腳掌推動與調整方向,漫無目的的滑行繞圈。這是勇利發洩情緒與壓力的方法,每當他感到焦慮時,就會一隻企鵝溜出來滑冰,邊滑邊整理思緒。


 


然而以往百試百靈的方法,這次完全失效,那股煩悶感彷彿在他胸口紮營,越想越難受的勇利乾脆翻個身仰躺在雪堆中,思緒越飄越遠,不知不覺間他已經開始構思他該為對方築個什麼樣的巢。他應該挑選那些圓滑的石頭,每一顆大小都差不多,巢穴位置要好好挑選,築好巢後還要小心防範其他企鵝偷石頭,孵蛋時還要提防那群不懷好意的偷蛋賊……想太多,忽然覺得很沒意思的勇利爬起身拍拍雪,才又搖搖擺擺地走回企鵝群中。


 


時間就在他的猶豫不決中流逝,等勇利從本能行為中清醒時,才發現自己還是築巢了,但看著眼前這個精心構築的巢,還有他千挑萬選才找到,專門用來討伴侶歡心的完美鵝卵石……好像這巢真的會有另一隻企鵝與他同住一樣。


 


自暴自棄的勇利啄走路過想偷撿石頭的同族,抬起短短的腳掌,蹲進自己剛築好的巢,再怎樣都是自己的心血,反正都築好了……要不要乾脆去求婚試試?說不定他會同意呢?不,不可能……那是一隻跟他相同性別的企鵝,怎麼可能同意……那也不一定會不同意對吧?想想隔壁的克里斯跟他家伴侶,搞不好有機會呢?胡思亂想的企鵝低頭盯著那顆鵝卵石,慢了好幾拍才注意到,有雙腳停在自己面前。


 


勇利猛地抬頭,驚訝的張大了喙,他有一瞬間懷疑自己是否依然在夢中,不然維克托為什麼會站在他巢前面?然後又理智地想起來,噢,對了,現在是繁殖期,他大概正在尋找適合的石頭吧?維克托今年終於決定要求偶了嗎?真好……那禮物也可以混在巢材裡送出去了。


 


「呃……」


 


「那個……」


 


兩隻企鵝同時開口。


 


「不好意思、」


 


「你……」


 


再次同時開口,兩隻企鵝互看了幾秒,勇利不太明白對方為什麼看起來不太有精神,但還是禮貌地舉起鰭肢,示意對方先講。


 


「你,已經找到伴侶了?」維克托低頭打量勇利的巢,不得不承認,這隻才剛成年的企鵝,擁有相當高的築巢天分,「該恭喜你未來的伴侶嗎?看起挺不錯的,你還需要石頭嗎?」


 


「不……」勇利看了看對方遞過來的石頭,他覺得他的早餐可能還卡在喉嚨,「我沒有伴侶。」


 


「還沒去求偶嗎?你的巢這麼好,為什麼不去試試看呢?也許……」現在換維克托懷疑他可能被鯁到了,他困惑地看著對方放到他面前的鵝卵石,他覺得他早上捕魚時可能閉氣閉出問題了。


 


「……我還沒有伴侶。」勇利鼓起勇氣,用喙將那顆鵝卵石又往前推了一點,「請問你願意收下嗎?」


 


維克托低著頭,勇利看不出他的意思,湧上腦袋的熱血又慢慢降下去,剛成年的企鵝被冷風一吹,忽然覺得也許是自己會錯意了,維克托大概就是路過,看他可憐就順便送顆石頭而已。


 


「噢……我是說,你可以拿去築巢什麼的,你還需要石頭嗎?反正我還沒有伴侶,所以……」也許對方正在想著怎麼拒絕他呢……勇利猶豫了幾秒,低頭想把那顆石頭叼回來,沒想到剛探喙過去,就被維克托輕輕推開。


 


「沒想到勇利是這種自說自話的企鵝。」維克托將那顆圓潤的石頭放到自己腳上,然後將自己那顆禮物推到對方腳邊,「我也築了一個巢,本來想請你過去看看的。」


 


維克托笑瞇瞇的看著眼前再度呆掉的企鵝,沒說他偷偷觀察他兩年了,他知道比起魚,勇利更喜歡吃烏賊,知道勇利喜歡從哪裡下水,知道勇利的平均捕魚時間,知道勇利喜歡怎麼樣的石頭,甚至知道勇利心煩時會跑出去滑冰,但他卻到現在才發現勇利喜歡他。


 


「啊?」勇利覺得一定是自己今天的潛水方式不對,不然維克托為什麼要邀請他去看巢?


 


直到維克托開始把自己築巢用的石頭搬過來,然後將兩個巢合併成一個,勇利才終於找回一絲真實感。


 


++++++++++


 


他們的新巢大功告成,住在隔壁的克里斯及其伴侶還送了條魚作為新婚賀禮。夏季繁殖地的企鵝很多,但像他們這樣的企鵝伴侶卻很少見,所以當別的企鵝都在孵蛋時,四隻雄性阿德利企鵝感到有點空虛,畢竟孵蛋是他們的本能。


 


所幸勇利的姊姊與維克托的姊姊願意分顆蛋給他們,阿德利企鵝一胎兩顆蛋,通常只有一隻能存活下來,所以既然弟弟想孵,那就送養吧!姊姊們非常乾脆的把蛋送過來。


 


然而在孵哪顆蛋這點,兩隻新婚企鵝產生了一些小爭吵,維克托想要長得像勇利的小企鵝,但勇利卻想要長得像維克托的小企鵝,最後他們決定都孵。




++++++++++


阿德利主食是磷蝦,但他們也吃魚、烏賊 by 國家地理頻道

评论

热度(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