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葉一枝花

终于画完了XDDDD


(其实圣诞节还早但想慢慢摸几张出来练手)


/


天啊我终于有机会从文手转职上双修之路了吗!


/


也算是第一次用sketchbook 画完这样的东西呢,尝试了很多新的上色方式,觉得很开心啊!

/

方才發錯了qwq

生活的模样

在他们退役之后,维克托偶尔会提出“想要去哪里旅行”这样的要求。
“好啊,你想要去哪?”这是勇利一贯的回答。
维克托喜欢的地方很多,东欧,东亚,他的国家,勇利的国家。想去的地方也有很多,充满异国文化风情的泰国,富有历史人文气息的法国,精悍干练却又带点温柔的美国,种种种种……
但比起像是早已习惯奔波在外的爱人,勇利倒更喜欢待在家一些。
数年前无法陪在爱犬身边走完最后一程,是他此生再也无力挽回的遗憾。如果可以,他不想要再经历任何一次像这样明明可以留下,最终却还是不在的状态。
躺在饭店柔软的床垫上,他听着维克托洗澡时阵阵传出的水声,任由思绪在脑中奔驰而过。
哗啦。
水流顺着重力撞击地面,他觉得自己可以想像那些水滑过维克托身体的模样。
透明的水让他想到京都的鸭川,以前跟着家里去观光的时候他会抱着小维去河面上的石头踩踩踏踏,想像石头上的自己在跳一支舞。水的形状很柔软,却又富有强劲的力量——只不过是一个没踩稳,他下一瞬间和小维就双双掉进水中。
他记得爸爸妈妈在旁边慌张的模样,但水并不深,所以等小维划水游进怀里后他就有些狼狈地爬上岸,顺便换来姐姐幸灾乐祸的一阵讪笑。
哗啦。
底特律是个多雨的城,不用训练的日子里他会和披集出去逛逛,有时他的伞没办法应付太大的雨势,豆子般的雨点落在伞面像乐手击鼓,滴滴答答顺着细密的纤维缝隙落进伞内。
伞外是雨,伞内是雨。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干,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雨停,但总有一天…..
他很少去数什么时候会放晴,因为更多的时候他就在冰场度过一天再回宿舍,地铁能让他过上好长一段不需要见到太阳的日子。勇利很少去思考冰场上的日光灯与真正的日光究竟有什么分别,只因为他需要花更多时间去思考自己的节目究竟该如何编排。
哗啦。
维克托成为他的教练后,无论晴雨他都会跑去冰堡开始一天的训练。请披集的朋友为他写出“Yuri on ice”之前,他总是想着自己的花滑人生究竟包含了哪些部分。在那个濛濛细雨的日子里,他想起里面是由很多很多的维克托,家人的支持,朋友的祝福,伙伴的无声关怀,事实上太多太多无以回报的事一起组成的。
哗拉。
最后一道水流的声音在落下后嘎然而止,接着是清淡的窸窣声,再来是门被推开后的脚步声……
头发仍湿淋淋的爱人坐在床沿,让勇利感受到床突然就这么歪了一角。重力破坏了他原本躺得舒舒服服的姿势,顺带驱赶了原先逐渐爬上的睡意。
“勇利竟然还没睡着。”
像是觉得既然付了一个晚上两百欧元就干脆多给他们洗几个枕头,维克托毫不在乎的躺上勇利身旁的软枕,任由发丝上的水珠渗进其中,描出些许不规则的图形。
“维克托,我有一点想回家。”
斟酌了一会用词,勇利阖上双眼后往维克托的方向靠了靠。
“出来旅行不开心吗?”
维克托的声音很轻,带着一点询问的味道。
“没有。”
他没有说的是,其实比起出门他更喜欢待在家,喜欢躺在熟悉的房间里看清晨的阳光落在爱人的脸上,喜欢在呼唤马卡钦之后什么也不做、等牠自己跳上床再用力地舔他们的脸,喜欢毫无意义的不做些什么,只是在那些能让他感受到安全感的地方静静待着。
其实他什么都可以不要,只想求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维克托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往他的眼皮上吻去。
“睡吧,明天我们就回家。”
像是知道他不太会说出自己的想法,又像是早就知道他都在想着些什么,维克托的话语像是有魔法一般,奇迹似的将原本爬光的瞌睡虫召了回来。
“嗯。”
感受眼皮开始变得沉重,维克托的声音在朦胧的意识中逐渐远去。最后留在他的感官里的,是一阵贴上来后便不再消散的暖意。
*
睡吧睡吧,去好好的做个梦。
醒了之后,生活又是如常的模样。

冬日

*段子
*预设的不是乌托邦而是正常情况下的俄罗斯
(所以是对同志不友善的世界,如果不舒服可能要先绕道><)
/
生活里凝结的露悄悄从结冰的窗沿融化。
滴答,滴答。
水珠快要落下来的那个瞬间又被气温塑成原本的模样,冻结在带着点灰尘的角落。
/
勇利刚睡醒的时候如果没有往维克托赤裸的胸膛蹭几下,他就会翻个身再纵容自己睡一会。
成功撵走黏在身上的瞌睡虫之后,他会穿上随性丢在床脚的拖鞋,掀开厚重的窗帘让冷色的日光漫进房内。
冬天的圣彼得堡总是白茫茫的,让人看不清楚窗外究竟是什么模样。透明玻璃散发凛冽的寒气沿着窗户想爬入房中,却被茸茸的地毯阻隔在外。
勇利像是想在结霜的窗上写些什么,但最终他的指尖仅仅是在玻璃上滑过。手指的余温融去了一小部分的冻霜,让它们像流星一般自行越过窗面。
“睡醒了?”
也许是方才起身的时候惊动了仍在梦乡的维克托,浅淡的温度从棉被的缝隙中代替他钻进了爱人的双臂。
“......勇利,过来。”
“嗯。”
含糊的答了声,他放下掀起窗帘的手,将指尖沾上的湿气抹去后温顺的窝回维克托的怀里。
“你好早起。做恶梦了吗?昨天半夜你一直在踢......”
微微睁眼,维克托的眼底还带着点刚睡醒的人特有的迷茫感。
“......有一点。”
勇利把眼镜顺手扔回床头的矮柜,然后把头埋进维克托的颈窝。
同样的沐浴乳香气经过了一夜只剩下淡淡的味道,但被体温烘托过后却显得令人眷恋。
“你要跟我说吗?”
揽住勇利靠在他身上的头,维克托轻轻的拍了几下将人搂进怀里。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过了就算了吧。”
勇利在他怀里阖上双眼,试着将梦里那些他早有心理准备、却仍旧觉得难以承受的话语忘掉。
——离开我们的英雄!滚回你的国家!
——好噁心,两个男的在一起根本就是精神不正常!
——这是犯罪,为什么没有人报警抓走他们?
——我们没有歧视你,可是你不要在我们国家公然谈恋爱!
这些尖刻的话语光是用想的,勇利都觉得心如刀割。
但维克托知道的话大概会很生气吧,气那些说闲话的人,还有气自己终究还是把这些话放在心上。
明明知道当成耳边风就没事了,可是只要跟维克托有关的话他就无法不去在乎,就算他也知道在乎了就等于是永无止尽的拿利刃往自己身上捅,可是他就是、就是——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勇利。”
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他的额头上,暖意以维克托唇瓣的落点为圆心往外散开,缓缓蔓延到他身体的其他部位。
“你又知道了。”
他得要很努力才能够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要像是带着哽咽,但他想自己那么不善于伪装,也许维克托早就听出来了,只是温柔的没有戳破而已。
“勇利那么容易钻牛角尖,当然很好懂啊。”
维克托的声音带着点淡淡的笑意,像是加了牛奶的黑咖啡,多了那么一点圆润的味道。
可是仍旧带着些许苦涩。
“要是哪一天我变得比谁都坚强,是不是就能保护你不受那些闲言闲语的侵扰?”
“我又不是三岁,才不需要维克托保护......”
勇利默默的将被子往头顶拉了拉。
“你伤心的时候,就是需要我保护你的时候啊。勇利是很坚强,但就是这样才会很累的噢。不要总是觉得想要一肩扛起什么,你有我不是吗?”
“嗯......可是嘴巴长在别人身上。”
“你看,这就是重点了。所以,亲爱的,就当他们吃得太撑用嘴放屁吧。不重要的言论连听都没有必要。”
维克托无奈的把被团掀起一角,丝毫不意外的看见爱人总是泛着茶红流光的眼眸带着淡淡的粉红。
“正因为世界不够温柔,所以我更要好好爱你。”
“你就是我世界里最重要的北极星。”
他直直的望进对方的眼底,看着里面潋灩的波光反射出自己的倒影,然后有水雾汇聚模糊了它的形状,凝成泪水掉落。
床垫与枕头开始蓄积起小小的水坑。
“......好。”
勇利努力的回望维克托湛蓝的眼睛,像是要永远永远的记起这个时刻。
——那将是一条极其漫长的路,但在那条路上无论有多少荆棘与石块,我们都会牵着手一起走过。
你要相信你总有走到终点的那一天。
一定会的。
————我是分割線——-——-
写这篇的原因是因为最近正在举行婚姻平权的公投,为的是年底大选能够努力让民法变成能让同性也能结婚。
我觉得那些集结的善意是温柔且难得的,但是有更大的反对声浪在阻止相爱的人们也有获得幸福的权利。
有时候彼此相爱是不够的,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努力的跟世界对抗呢?为什么这个残酷的世界就不能对我们温柔一点呢——
抱持着这样的心意我写了这篇,虽然有点对不起维克托跟勇利(毕竟我把他们从乌托邦拖出来)
希望我们都能被温柔以待,愿门槛到来前能发生奇迹。

意识流小段子

“我爱你。”
你听见他这么说。
正在吃早餐的你震惊的一时忘了把静止的叉子再往嘴里送,上面的马铃薯块咚的一声敲响了盘子。
他说的那么平常,彷佛只是在进行一句理所当然的问候。
你知道他通常是不说爱的,你知道他拙于言词,所以大部分的时候它们都藏在夜晚的汗水与激情之中、随着你们有时剧烈又趋于和缓的动作里,像泡沫浮起于情欲的海,升起之后在水面绽开。
你以为他的爱语极其私密,只有掀开夜幕才能知晓。
停顿良久你终于蹦出一声,好难得你会这么说,接着继续将刚才的食物再度拾起以掩饰你突然波动的情绪。
等你终于放下餐巾喝完咖啡,他站起来朝你靠了过去——
一个带有淡淡茶香的吻落在你的唇角,伴着一点凉凉的湿气,你晓得那是他唇瓣上未干的茶渍,彷佛恶作剧一样的抹在你唇上。
明明擦干了再来亲不也很好吗,你想着。
“七夕情人节快乐,维克托。”
听着他柔和的声音说出的话语,好像什么也都不重要了。
/
等等就去床上了(并不

[CWT49/終宣]
再手動一次~
我們在D2才有攤,位置是O76!
總之有新刊+特典噢!
然後也有婚姻平權的連署明信片+一般的明信片~
右邊的雙人搞笑圖是認親卡,歡迎大家來找我吃糖 //
--準備了鹹的糖果讓大家補充電解質ㄛ--

这礼拜就是CWT啦!
这次的新品是小滑冰短篇故事集,收录了以四季为主题的三题故事与两篇短篇,购买新刊送特典(・∀・)
希望有空的大家第二天可以来找我们玩~
有签婚姻平权连署的话就会送明信片哦,先抢先赢数量有限!

CWT49-D2 O76
大家来看看新刊的同时也可以来填填平权连署书哦~
填完有效连署书就可以获得小卡一张,嘿嘿

一条个人置顶

雪羽_YukiHane:

你好,这里是雪羽,很高兴你能看到我!




--死在小滑冰坑底的维厨+维勇无差CP粉,可逆不拆。


(为了避雷,这个主页只放维勇,勇维会和脑洞一起丢子博)


--文章大多HE保证。(特殊梗除外,会预警)


--有墙头若干,偶尔会吃粮但不产,可来激情讨论。


(女神异闻录5/守望先锋/家庭教师/漫威/尼尔机械纪元/最终幻想15/逆水寒)


--每天都在和维厨亲友疯狂脑洞,但车库里堆满了黄色废料,日常恨自己不会画画。


(有没有可撩的画手来一起玩啊!)




-----------------【这里是会同步更新的粮仓目录】-----------------


长篇


《地平线》(已完结出本,此处公开不含书内番外):一起驾驶机甲打怪兽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番外1






中篇


《On Piano》:弹琴写谱谈恋爱


【1】 【2】 【3】 【4】 【番外1】 【番外2】




《shock or surprise》:你给我的惊吓最后都变成了惊喜


01  02  03  04  05  06  07




《请你矜持点好吗王妃阁下》:性别是阻拦不了爱情的


     (一方女体注意,但是非性转)




《对男友的脸下手的正确姿势》:这样的化妆师请给我来一打谢谢


【上】【中】 【下】 【番外】


翻转版本《调教男友的脸的正确姿势》




《偷心》:到底是谁偷走了谁的心?


【上】 【下】




手办成精系列(随心情更新)


《尼基福罗夫家的新成员》(1) (2) (3)


《胜生家的新成员》(1) (2) (3)




《结婚照的最佳拍摄地点》:此生必定要去的地方


【上】 【下】




《眼妆&标记》:化妆师维(α)X演员勇利(Ω)


  




《异时空餐厅》:不管在哪个时空他们都会在一起


(上) (下)




《尼基福罗夫时刻准备着》:大新闻什么的,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上】 【下】




《赢得偶像的正确方式》:看标题知结局系列


【上】 【下】




《这个首领不太冷》:反差萌什么的,好吃


【上】 【中】 【下】 【花絮】




《Building Music》


(上) (中) (下)




CTRacer》:穿紧身衣飚车的师生维勇


(上) (下)




给魔王大人的礼物》:


(上) (下)




《七天同居日记》:*室内设计师维X宅家程序员勇


【1】 【2】 【3】 【4】【5】 【6】 【7】




黑历史《YOI fantasy》:1  2  3






短篇


--原作向衍生


恋人是个隐藏大触


亲吻狂魔尼基福罗夫先生


维克托与他的考试


Sunset


猪排饭享用时间


虐梗15题(可能是假的)


发型妄想


糖分超标


发型妄想 之二


糖分超标 之二


生存


封面衣着



Another day of sun


于维克托而言的被窝


当圣彼得堡遇上长谷津…?


位置


秘密基地


离婚协议(之一)


早安吻计划




--稀奇古怪的各种设定


今天的勇利强化武器成功了吗


玩偶


漂亮的恋人


关于胜生勇利最讨厌的那家玩具店


他们


A Kiss,A Gun


红色笔迹


Catch me if you wanna


船长说今天腰痛所以不出航了


自己的老师很会撒狗粮是什么体验?


Mechanical heart》(此篇为一方死亡BE,慎点)


灵异事件》(此篇为亲友BE点梗,慎点)


今天的维克托被怀疑了吗


隔壁那位好烦的Urban management先生


亲眼看着男朋友和别人亲热是什么体验


尼基福罗夫先生的魔法》(此篇为一方性转,慎点)


美味口粮


鸢尾·序》《鸢尾·破


无问归处


爬窗事件


交火


维酱的成长之路


焦急难耐


召唤兽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手册


金钱真的能买走爱情吗


-------------------------------------------------------


UC同好群内联文:


关于那个有点与众不同的天使


维皇今天居然带个仿生机器人出来遛狗,这是惹一哥生气了吧?(上)


维皇今天居然带个仿生机器人出来遛狗,这是惹一哥生气了吧?(下)

隨筆段子

那个人来到他面前的时候彷佛流星,闪烁光彩的眼底带着万般星辰划破了他的漆黑夜空。
——如果我赢了斗舞,你就会做我的教练吧!维克托!
他被抱住的时候愣了一下,发现自己孤寂的世界在这个瞬间开始重新有了光芒。
他已经独自在凛冬的荒原走了太久,那些永夜的日子终将过去——属于他的黎明正要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