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葉一枝花

意识流小段子

“我爱你。”
你听见他这么说。
正在吃早餐的你震惊的一时忘了把静止的叉子再往嘴里送,上面的马铃薯块咚的一声敲响了盘子。
他说的那么平常,彷佛只是在进行一句理所当然的问候。
你知道他通常是不说爱的,你知道他拙于言词,所以大部分的时候它们都藏在夜晚的汗水与激情之中、随着你们有时剧烈又趋于和缓的动作里,像泡沫浮起于情欲的海,升起之后在水面绽开。
你以为他的爱语极其私密,只有掀开夜幕才能知晓。
停顿良久你终于蹦出一声,好难得你会这么说,接着继续将刚才的食物再度拾起以掩饰你突然波动的情绪。
等你终于放下餐巾喝完咖啡,他站起来朝你靠了过去——
一个带有淡淡茶香的吻落在你的唇角,伴着一点凉凉的湿气,你晓得那是他唇瓣上未干的茶渍,彷佛恶作剧一样的抹在你唇上。
明明擦干了再来亲不也很好吗,你想着。
“七夕情人节快乐,维克托。”
听着他柔和的声音说出的话语,好像什么也都不重要了。
/
等等就去床上了(并不

评论

热度(13)